• <bdo id="x7ksg"><td id="x7ksg"></td></bdo>

    訪革命老人陳祖秀

    發布時間:2015-05-05    

    訪革命老人陳祖秀

     

      乙未仲春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,我們采訪了革命老人陳祖秀。

      陳祖秀居住在萬城鎮新海街一間矮小的土木結構小房子里,他年事已高,走路不方便,但聲音宏亮。

      1926年10月15日,陳祖秀出生在東澳鎮厚福村一個農民家庭里,8歲時進入小學讀書,讀完高級小學后被聘請當鄉村小學教師。1948年1月,他毅然投身革命,在林和平、陳任平等共產黨人的思想影響下進步很快,被推薦擔任萬寧縣瑞安鄉干事,負責人事檔案、收集情報等工作。提起當年參加革命斗爭的往事,老人清晰地回憶起來。

      1948年5月6日清晨,賓王炮樓在似幔的晨霧籠罩下酣睡。瑞安鄉鄉長陳任平根據縣委的指示,帶領符石秀的駁殼班等襲擊敵人盤踞的賓王炮樓。陳祖秀等人的任務是割斷敵人的電話線。陳祖秀乘著黎明前的黑暗,爬上電線桿將電線剪斷,迅速地完成了任務,然后趕到預約地點與陳任平等人會合。這時,陳任平命令6個同志化裝成挑糧上繳的農民走到炮樓前乘機殺掉敵哨兵,瞬間大隊人馬沖入炮樓,敵人還沒有醒來便當了俘虜,當場繳獲了敵人步槍8支,子彈200多發。

      由于陳祖秀機智勇敢,表現出色,得到了領導的信任,被推薦到瓊崖東部地區行署學習政治理論和軍事技術。學期滿后返鄉,被調到萬寧縣明德鄉當干事,負責地下黨聯絡工作,常駐在大長嶺革命根據地的石洞里。國民黨對大長嶺根據地進行了多次圍剿,封鎖糧食、軍用物資,切斷黨組織與地方群眾的聯系。他們在洞中缺糧、缺鹽、缺菜,吃的是番薯粥或碎米煮茳蘺菜,有時只能采野果野菜充饑,生活十分困難。

      1949年4月,國民黨運一船軍用物資到烏場港碼頭,支援萬寧縣的國民黨軍隊。陳祖秀獲得這一消息后立即報告明德鄉鄉長蔡運楷,蔡運楷馬上集中兵力趕到烏場港扣住貨船,抓獲了國民黨士兵。駐萬城的國民黨獲悉這一情況后十分惱火,組織了一個營的兵力再次圍剿大長嶺革命根據地,企圖將明德鄉的革命干部消滅干凈。他們威迫幾百名群眾挑來幾百擔柴草燒山圍堵,明德鄉全體干部迅速組織革命群眾支援,在洞里憑借有利地形阻擊。陳祖秀和幾個干部趁著濃煙沖出山洞,襲擊敵人機關槍手。他們猛沖猛打,將10多個敵人打死打傷,然后又撤回洞中。敵人用迫擊炮轟炸,用機關槍掃射,山嶺上烈火熊熊,火光沖天,陳祖秀和鄉秘書蘇政平及陳光太等人隱蔽在一個巨石旁邊,一直堅守到下午,這時敵人的炮聲、槍聲停下來,戰地上只有烈火還在燃燒,煙霧漫卷。蘇政平對陳祖秀說:“敵人可能撤走了,走出山洞看看。”祖秀忙攔住他說:“不可,敵人正瞄準我們,非常危險。”政平不聽勸告,剛站起身,一梭子彈打來,一顆子彈穿透了他的頭皮,鮮血直流。一名鄉干部從山洞突圍,跑到山腳就遭敵人圍捕。

      瓊崖縱隊三支隊得到情報后,在朱逸輝的帶路下,向大長嶺挺進增援。黃昏,敵人獲悉瓊崖三支隊前來增援,考慮到戰斗了一整天沒有解決問題,又餓又累,只好押著那名鄉干部撤回萬城。第二天,審訊完畢便將這名鄉干部活埋。

      1949年6月的一天晚上,月色朦朧,晚風習習。林和平縣長帶領符石秀和陳祖秀等13人到瑞安鄉偵察敵情。他們經過馮家村時,發現12個國民黨官兵在吳振衛家大廳里喝酒,槍支全部放在墻角里。陳祖秀對林縣長說:“我們趁敵人不備,繳他們的槍支。”林縣長說:“屋里燈光明亮,怎么繳法?”祖秀說:“吹滅煤油燈,趁黑暗下手。”林縣長說:“誰去吹滅燈?”石秀和祖秀同時回答:“我倆去。”林縣長點點頭。他倆猛地沖進屋里,將兩盞煤油燈吹滅,其他的同志也同時沖進去同敵人扭打起來,混亂中符石秀和陳祖秀把槍支搶走,撤出馮家村。

      解放后,陳祖秀擔任太陽鄉鄉長,為黨和人民的事業默默地工作著。土改結束后,受“海南反地方主義”影響,他申請回農村工作,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全面落實了老干部政策,1985年8月,萬寧組織人事部門決定每月發給他一定的生活費,讓他的晚年過得更加幸福。

      (鄭立堅 陳為法)

    黨員之家

    国产精品专无码专区